生物医学才是本年度诺贝尔科学奖项的最大赢家

www.qiangui999.com

2018-10-12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本报记者倪思洁今年国庆假期开始后的三天里,2018年度诺贝尔奖的自然科学类奖项陆续揭晓。 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了发现免疫疗法的科学家;物理学奖颁给发明了光学镊子和啁啾脉冲放大技术的科学家;化学奖表彰了将进化论引入实验室的科学家。

有趣的是,无论是生理学或医学奖、物理学奖,还是化学奖,都把智慧贡献给了最大的赢家——生物医学。

生理学或医学奖:“临床应用发现此方法已经延长了很多患者的寿命”生理学或医学奖与生物医学的关系自不用说。

这次获诺奖的美国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和日本京都大学教授本庶佑(TasukuHonjo),早在两年前就因为开创了“对肿瘤负性免疫调节的抑制治疗方法”而获得复旦大学的“复旦—中植科学奖”。

“尽管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这种方法可以应用于治疗所有的癌症,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并且目前临床应用发现此方法已经延长了很多患者的寿命。

”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研究员于军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 美国科学家艾利森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做T细胞免疫方面的研究,90年代发现了CTLA-4在T细胞的抑制效应,从此便在这个领域持续耕耘30多年。 CTLA-4分子最初发现时还不被人重视,但随着它的治疗性抗体表现出明确、稳定的疗效,人们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开创性的成就。 日本科学家本庶佑是第一个发现PD-1的人,此后因PD-1、活化诱导胞苷脱氨酶的有关研究闻名,如今成为日本在18年内诞生的第18位诺奖得主。 日本从2001年起制定了50年诞生30位诺奖得主的目标,如今时间才过去五分之二,这一目标已经完成过半。 这个奖项还让美国耶鲁大学教授陈列平的科研成果备受关注。 科学网博主王俊等科研人员“为陈列平教授鸣不平”,不过也有科学家认为“诺奖只颁给最早发现者,其他人虽也有很多贡献,但不是最早的发现人”。 物理学奖:能搬细胞,还能用来做近视眼手术就像光学显微镜技术的提升曾经带来过很多重要基础研究成果一样,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涉及的“激光物理学领域开创性的发明”虽然看起来是技术,却与基础研究特别是生物医学有着密切联系。

今年诺贝尔物理学奖项的一半授予了96岁的美国贝尔实验室科学家阿瑟·阿什金(ArthurAshkin),表彰其在“光学镊子及其在生物系统中的应用”领域所做的工作。

“阿瑟开辟了这项技术后,一直坚持研究光镊对细胞、单分子、单个颗粒的应用。 光镊技术的‘鬼斧神工’对于生命科学的意义,正如阿瑟所说:将细胞器从它正常位置移去的能力,为我们打开精确研究细胞功能的大门。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光镊研究组教授李银妹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另一半奖金由法国巴黎综合理工学院科学家杰拉德·莫柔(GérardMourou)和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女科学家唐纳·史翠克兰(DonnaStrickland)共同分享,以表彰他们在“产生高强度、超短光脉冲方法”方面的贡献。 物理学奖为此迎来了它的第三位女科学家,也是55年来的第一位女科学家。 “在医学领域,超短超强激光可以产生一些新的成像技术,并用于近视眼手术,其产生的高能量质子束、高强度X射线可用于癌症的早期诊断与治疗。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光物理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魏志义说。

当然,这些技术并不仅限于生命科学领域的应用,比方说,光学镊子在精密测量领域可以大显身手,超短超强激光在工业领域还可以用于特殊材料的高精度加工。

化学奖:“奖励的是一场基于进化的革命”掌控进化,是今年诺奖化学奖的关键词。

“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奖励的是一场基于进化的革命。 ”诺贝尔化学委员会主席克拉斯·古斯塔夫松(ClaesGustafsson)说。 美国女科学家弗朗西丝·阿诺德()、美国科学家乔治·史密斯()和英国科学家格雷戈里·温特()因为将“进化”引入实验室创造出新型化学品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化工大学校长谭天伟认为,诺贝尔化学奖多次授予与化学有关交叉学科,也许侧重点或者出发点是从生物角度,但是其实很多都是跟化学有关的,例如原先的PCR(聚合酶链式反应)。 中科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丁奎岭表示,无论是物理学家还是生物学家,他们都为分子水平认知世界提供了创新的工具和方法,所研究的领域本质上其实还是化学研究的分子科学范畴。

这次获奖体现了生物与化学的交叉与融合,尽管是生物学家做出的事情,但他们促进了从分子水平认知生物体的变化。 总之,今年的诺奖自然科学奖说明人类为更好的生活而付出的努力。

这些奖项的背后,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向生命的未知探出的触角。 诺奖的最大赢家是生物医学,更是整个人类。

而对于中国来说,我们的差距有多大呢?以物理学奖为例,“如果问和世界水平有多大差距的话,可以说差距不大。

不过,诺奖是给原创者的,而我国的超短脉冲、超高功率激光器,技术上没有很大创新,如果我们要获诺奖,还需要从源头上创新,而不是追求某些技术指标。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志刚说。

《中国科学报》(2018-10-09第4版综合)加载更多>>责任编辑:王晓宇。